不得善终的珍宝海鲜舫,曾承载一代人的香港记忆

文 / 杜娟

6 月 14 日 11 时 45 分,香港珍宝海鲜舫经过一个早上的准备后由 2 架拖船及数架护航船拖离香港仔避风塘,这艘自建成便从未离港的水上餐厅彼时正打算前往东南亚,积极寻找疫情之中生存的缝隙。

可谁也没想到,满载着港人近半个世纪的回忆的巨轮在 18 日下午行驶至南沙群岛附近海域时,遇上风浪,船身倾侧进水,于 19 日全面入水翻转。

当部分船身尚能露出水面的消息传回香港,无数港人额手称庆,以为事态得以回寰,并且祈愿"珍宝"安全回港,即便只是做一个供人拍照的背景。但由于其所在位置水深超过 1000 米,打捞十分困难,所以船主及保险公司只能安排潜水员破坏其他浮力艇,永沉海底成了珍宝海鲜舫注定的终点。

这艘在海上停留了四十六年的巨轮,书写过亦见证过无数的起承转合。

"海鲜舫"起源于珠江三角洲地区为渔民提供娱乐生活的"歌堂船",是水上人家设宴待客的场所。后来,随着香港航运业的发展,"歌堂船"的体积变大,提供的菜品越来越精致,也就成了今日所说的"海鲜舫"。

1960 年,商人王老吉在经营"太白海鲜舫"过程里嗅到了这其中蕴藏的巨大商机,便开始集资筹建一个更大更豪华的海鲜舫——珍宝海鲜舫。

当年的报道

1971 年珍宝海鲜舫船身完成,本计划在 11 月初开业,但在开业前 6 天,海鲜舫上的水族馆电焊火花点燃了易燃的装修物料,酿成四级大火,造成了装修工人和渔民 34 死 42 伤。火灾之后,又遇上保险索赔和维修等诸多问题,最初的投资人也遭遇了资金周转的困境,珍宝海鲜舫的落成便一再延后。

但这场大火并未燃尽商人的激情,他们始终没有遗忘这块生财地。1972 年 7 月,"赌王"何鸿燊和郑裕彤斥资 3000 万买下了珍宝海鲜舫的业权。

1976 年新舫最终建成,长 76 米,高 28 米,排水量 3300 吨,外部模仿的是中国古代的画舫的样式,内部则采用中国传统皇家的华贵风格,门口伫立着两条金碧辉煌的龙柱,楼梯转角绘着斑斓的大型壁画,漆金版画随处可见,走廊也是雕金漆玉,宫廷气派十足。

从此,珍宝海鲜舫开启了其四十六年荆棘塞途的命运,这不仅是一部酒馆食肆的发展史,香港电影的身影也时不时跃上这座"海上龙宫",同享流光溢彩、凤阁龙楼的繁华和瑰丽,以及那由盛转衰的落寞。

从 60 年代起,太白海鲜舫就成为了数部好莱坞电影热衷呈现的东方地标,例如《007 之金枪人》。太白海鲜舫后来被赌王一举收购,和海角皇宫、珍宝海鲜舫一起唤作"珍宝王国",所以大多数人将早年在太白海鲜舫取景的电影也都归于珍宝海鲜舫之下。

007 中的太白海鲜舫

1996 年周星驰的那部《食神》更是将珍宝海鲜舫的样貌带往了内地,影片中学成归来的史蒂芬周和古德昭的决战地正是在珍宝海鲜舫,史蒂芬周用一道简单质朴却凝结了半生所感的黯然销魂饭对阵古德昭那道食材丰富的佛跳墙,评委薛家燕坐在那只据说花费了两年时间打造的龙椅上啖着叉烧流出眼泪。

《食神》中"表情造作,略显浮夸"(周于《大内密探零零发》中自嘲)的表演恰恰和富丽堂皇的珍宝海鲜舫相辉映。当时的香港经济发展蒸蒸日上,珍宝海鲜舫上的灯光彻夜通明,香港电影也正处在黄金的自由创作期,周式的无厘头在《食神》中最终化作一句"只要用心,人人都可以是食神"的感慨,意外地戳破了这繁荣背后的浮躁和虚荣。

《食神》

2000 年,陈木胜指导的《特警新人类 2:机动任务》也摄入了流光溢彩的珍宝海鲜舫。陈冠希饰演的爱迪森站在喧闹的人群里,在璀璨的珍宝海鲜舫下等待着幕后黑手科特的到来。

2001 年,何鸿燊将珍宝海鲜舫交给了自己的儿子何猷龙打理,这也是何猷龙回到香港后接手的第一份家业。何猷龙在珍宝海鲜舫上投入巨资进行翻新和宣传,2003 年焕然一新的珍宝海鲜舫出现在了刘伟强和麦兆辉的《无间道 2》中。

《无间道 2》中的珍宝海鲜舫

影片中劳工体育的回归宴便是设在珍宝海鲜舫上,这场宴席对于成为政协候选人的倪永孝而言至关重要,一旦倪永孝成功当选,从黑道发家的倪家便可以抬起头来做人了。这部电影将时间设定在了 1997 年香港回归的前后,又采用卧底片的形式,将香港回归前后港人归属感的错乱投射在两面效忠的卧底角色上,由此带出对身份认同的探讨。

虽然《无间道 2》的放映以及 2003 年正式开放的香港自由行,引发了珍宝海鲜舫的打卡热潮,但同年发生的非典疫情冲击了海鲜舫的经营,导致珍宝海鲜舫于 2003 年仍旧亏损了 980 万元港币。

其实珍宝海鲜舫的经营始终步履维艰。

1998 年"珍宝王国"便因为金融风暴而陷入经营困境,被迫将海角皇宫售往菲律宾,后来又因为经营不善而辗转送给了青岛。自 2013 年起,珍宝海鲜舫便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到疫情前夕,累计亏损超过一亿港币。

2020 年发生的新冠疫情更是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珍宝海鲜舫直接被业主香港仔饮食集团关停,无法创造收益的情况下每年仍旧需要支付数百万元检查、维修、保养和牌照费用,这对公司而言是一个沉重的财政负担。

无奈之下,香港仔饮食集团尝试无偿捐赠珍宝海鲜舫,起初,香港海洋公园愿意接手,但疫情之下,香港海洋公园自身难保,便以无处停泊和缺乏第三方运营公司为由拒绝了捐赠。

香港仔饮食集团接连又和十多家机构商讨,均提出无偿捐赠的方案,但都因为运营成本过高而遭到拒绝。而珍宝海鲜舫所持有的特种海事牌照也于今年 6 月过期,6 月以后将无法停靠。

走投无路之下,集团发出声明,要让珍宝舫出海寻求生路。但此次珍宝海鲜舫的远航目的地并未被透露,对此集团给出的解释是远航的终点是东南亚某地,因不希望维修和正常业务受干扰,所以不能透露目的地。而这般遮遮掩掩的声明,使得珍宝海鲜舫在遇险以后第一时间被阴谋论包围,毕竟珍宝海鲜舫的沉没看上去是所有参与方期待的结局。

但联系到具体的航运法律和保险业务发展,有些猜测也只能是猜测而已。虽然珍宝海鲜舫是一个烫手山芋,碰到的人都想扔,但故意沉船在手续流程上便极难操作。

首先海上船舶拖航并不似陆上拖车一样简单,尤其是针对一艘船龄四十六年且从未移动过的趸船而言,不论是拖轮公司和还是主管机关都要对船身做彻头彻尾的审查,并且这些审查并非只有一次。

其次,如果只是想把船当作垃圾扔到南沙群岛附近也不得不顾忌《海洋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未经许可往海洋里倾倒垃圾发生就要罚款,且可能会被要求强制打捞。现在沉船的位置水深超过 1000 米,打捞的费用将是天文数字一般的存在,这样看实在得不偿失。

游戏《热血无赖》中的珍宝海鲜舫

最后,如果香港仔饮食集团想要用沉船事件骗保也是异想天开。航运业发展了上百年,早已经被一桩桩眼花缭乱的奇葩案件炼出了火眼金睛,想要钻营航运法律里的漏洞,很有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 …… 但这些离奇的猜测本就应该属于这走过香港四十六年跌宕岁月的珍宝海鲜舫,毕竟亲眼见证过无数电影拍摄的它一定明了平平淡淡的结局是索然无味的,唯有布满谜团接连反转的落幕才会被反复揣摩。

刚刚过去的 7 月 1 号是香港回归 25 周年的纪念日,"往日只能回味"是今日香港的写照,不仅仅是珍宝海鲜舫沉没消逝,无数老香港的文化意象也只能在回忆里触及,港片里炫目耀眼的霓虹招牌消失了、冰室文化代表中国冰室结业 …… 尽管这变换之中带着留恋和不舍,但新的城市意象即将占领这些高地。

便连一直被嘲日渐颓败的港片也在近年上映的新片中有着不错的口碑和革新之举,既有《怒火重案》这样优秀的警匪动作片,还有《浊水漂流》式的关注当下的边缘群体生活的影片,它们聚焦本土创作并且尖锐深刻。

所以,香港不仅仅只是一个提供回忆的场所,还能妥善地安放好无数的期待和可能性。

— End —

posted on 2022-07-09  admin  阅读量:

版权信息

地球人彩票平台,地球人彩票官网,地球人彩票网址,地球人彩票下载,地球人彩票app,地球人彩票开户,地球人彩票投注,地球人彩票购彩,地球人彩票注册,地球人彩票登录,地球人彩票邀请码,地球人彩票技巧,地球人彩票手机版,地球人彩票靠谱吗,地球人彩票走势图,地球人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地球人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